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第十二章 为了新中国 7 爷爷去世在新中国建立前夕  

2009-09-16 00:54:05|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爷爷去世在新中国建立前夕<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我们到达开封后不到4个月,是6月的某一天,父亲的警卫员魏亚洲到开封一中找到了正在上课的我,说爷爷去世了。

我不知道爷爷什么时候生了病,生了什么病。因为到开封安顿下来不久,我和黄元玉、张漪清想到我们都是有组织的人,应当到学校过集体生活,所以我们就都搬到学校住了。回到家之后才发现原来父母也说不清爷爷的病,只听奶奶说,爷爷早就觉得不好,到了开封不久他就给自己开中药吃,但不让告诉工作繁忙的父母亲。直到有一天他躺到了,并且发现尿血,对自己再也无能为力了的时候,父母才知道爷爷病了。他们给他请了西医来家看,可是已经太晚。记得当时有两个说法,一是说可能是肾盂肾炎,一是说可能他给自己开的中药过了量。

我知道作为爷爷的孙子应当是悲痛的,可实际当时并不怎么悲痛。我还沉浸在学校里紧张的学习和火热的工作中。看着铺在黍秸地铺上的爷爷的被褥,那里似乎还散发着他的体温,懵懵懂懂的我还不太体会死亡的意义。

祭奠活动是在爷爷住的平房前的空地上进行的。那天,人们用席子临时搭建了一个灵棚,正面挂着白色的布幔,四面都是政府各机关及社会团体,还有亲朋好友送来的挽幛、挽联、送殡用的纸马等等,许多人都来参加这个追悼会,那片空地上站满了人。

奶奶、父母还有妹妹和我都站在安排好的家属的位置上。姐姐没有来,她是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的文工团员,那时他们刚进驻南京,父母就没有让她回来。三位长辈站在那里都是泪流满面,而我整个人还是呆呆木木的。看看站在身边的妹妹,她也在东张西望地看着,象是局外人。见我俩这样,父亲哽咽着小声说:“不要以为爷爷不爱你们,爷爷是以他的方式爱你们的……”听了父亲的话,我和妹妹赶紧都低下了头。

< xmlnamespace prefix ="v"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

我爷爷徐从谦晚年的照片,是他老人家留下的唯一照片。我记忆中的爷爷就是这样的形象。只是我们不知这是他在何时何地的留影。

 

< xmlnamespace prefix ="w"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word" />追悼会是由吴芝圃致的悼词,那悼词近乎于文言文,我不能全听懂,但大致的意思是听明白了,悼词中说爷爷在解放区艰难困苦的环境下,以他高超的中医医术为老百姓和我们的干部战士看病,救治了许多人,为抗日战争为解放战争做出了很大贡献等等。

记得当时我一边听着吴主席的悼词,一边想,爷爷对革命的贡献也很大吗?吴主席那么忙,他怎么知道那么多事啊?我的眼前浮现出了爷爷在黄河大队北撤时的驻地为干部战士和老乡们扎针拔罐时的情景,不苟言笑的爷爷神情是那样专注……这时,人群里开始发出抽泣声,一会儿这声音竟此起彼伏连成一片。我不觉悲从中来,终于呜呜地哭了起来。我看看妹妹,她也哭成了一个小泪孩儿。

爷爷的遗体当时被葬在了开封南门外禹王台景区[1]。我知道那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安葬的地方,葬在那里表示河南省政府对爷爷的肯定和重视。



[1] 1963年,我们将爷爷的坟迁往武汉与奶奶合葬。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