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第十一章 皖南事变之后 3 四姨的命运  

2009-09-11 11:01:39|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姨的命运

 

这就是我命运坎坷的四姨1941年在我解放区时的形象。

大约是1942年初,四姨来到了我们的解放区。据她自己说,是因为对国民党日益严重的腐败风气看不惯所以弃政从商,总之她是以商人的身份来的。看得出她也挺有钱,这钱的来源自己说是做生意赚的。

四姨是大外祖父的独生女。她书读得不少,也读得好,但由于麻脸皮肤黑长得丑,无法有如意的婚姻,吸大烟的大外祖父又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爹,要把她嫁给大地主家的少爷——一个风一吹就能倒的大烟鬼。性格刚烈的四姨坚决不能同意这桩婚事,据说迎亲那天,轿子从前门进来,她拎着个包从后门跑了,乘火车去了南京。她逃婚的那年大约也就是16、7岁,从此就再也没有回家。她是怎样参加了国民党的没有人说得清,只听说由于她很能干而多次调动升迁,一直是在国民党里做党务工作,先后在国民党的安徽省党部、苏州市党部,山东省党部等地方干过,传说曾干过妇女工作,也干过对付共产党的差事,具体什么情况就都说不准确了。

姐姐对我们多次议论我的这位四姨,不知是姐姐的记忆力好还是她听母亲说多了变成了自己的记忆,她竟还能记得她3、4岁时跟着母亲在济南见到四姨时的印象,说当时四姨的头发很短,穿的是笔挺的国民党军装,脚蹬长统皮靴,喜欢挎刀骑马,加上一脸麻子个子又高,许多人都看不出她是男还是女……

不过,四姨到解放区以后,在我这个6、7岁孩子的眼中,虽然也看到她是麻脸,皮肤黝黑,但给我留下的印象倒并不难看,而是与众不同,甚至还挺好看的。她的装束与我所熟悉的新四军女干部和当地妇女大襟褂的装扮都是大不一样的,高高的发髻,穿的是合体的旗袍或西装西裤或大衣之类,再加上头油脂粉的化妆,显得特别干净利落。姐姐当时对我说:“四姨现在就像上海的阔太太。”

四姨过去给国民党做事的时候,曾劝母亲离开共产党留下来跟她一起干,但最终自己却不干了,反来到共产党的地盘做商人,这中间她曾有过怎样的遭遇和怎样的思想变化我们不知道,但她辗转找到我们所在的解放区并在这里落脚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由于我的父母。虽然当时母亲不在,但父亲也算是她在共产党方面的关系了。

不过,对父亲来说,对于这位曾做过国民党官员的妻妹的到来,他一方面是欢迎的,因为他知道四姨与母亲的感情很好,知道四姨有恩于母亲和我们一家,他基本上相信四姨所说就是来经商,也认为我们根据地需要这样的商人,但同时在他的思想深处又保持着一丝警惕,警惕她来解放区是否负有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使命。由于这一丝警惕,也由于工作太忙,父亲与四姨很少接触,他只交待姐姐和我要常去看看她。姐姐那时被部队安排在解放区的小学读书,经常也可以回到奶奶那里和我们一起住。

四姨落脚在我们的根据地还有一个原因是她认识当地一个姓苌的开明大地主的小老婆,我和姐姐称她是聂姨。

聂姨看起来比四姨年轻,大约三十来岁的样子,没有孩子。我们不知道四姨与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反正来了之后就住在她的家里。看得出四姨与她的关系很好,我们去的时候几次看见过都是她俩互相梳头,看见她们一起试穿四姨从外面买来的各种漂亮服装,四姨还送给她许多高级的化妆品。在我的印象中,每次去她家都看到鱼肉不断,那位聂姨对四姨总是满脸堆笑。

开始的时候,我和姐姐都很愿意去,对我来说主要是贪吃,平时我哪能见得到这样多好吃的鱼和肉呀!姐姐大了几岁,除了也贪吃——她平时在孙园镇小学上学经常吃不饱,还为着一份亲情。她听过母亲对她讲四姨的故事,讲四姨对母亲和我们一家多次的帮助。但我们去过几次之后,就都不愿意再去了,因为感觉得到她们并不欢迎我们。四姨的一张脸总是冷冰冰的,在她那里我们得不到所期望的亲近,看不出她心里想些什么,而那位聂姨即使是笑着我们也能感到她眼睛里时时流露出反感。我虽然小,但也有自尊心了,所以当姐姐说“哪像个当姨的,谁愿意吃你们的饭啊,咱们再不去了”的时候,我立即同意。从此后,我们就很少去她们那里了,更不在她们那里吃饭。

写到这里我也想,为什么四姨对与她关系最亲密的三姐的一双儿女如此冷淡呢?是因为她从没有生育过所以就不喜欢孩子的缘故吗?抑或是她也很敏感,觉察到父亲对她的戒备,伤了她的自尊心?

那时父亲很忙,我们很少见到他,我们从没有与他谈到过四姨对我们的态度怎样,他也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对四姨的恶劣印象。

四姨多数时间都是到外面去做生意,穿梭来往于大城市和解放区之间,既到国民党政府管辖的地区,也到敌占区去,她把解放区生产的一些土特产收购了运走,然后就贩运来一些解放区军民急需要的物资,特别是药物和医疗器械。多数时候是她自己出去干,有时也会带着那位聂姨一起出去。就这样风风火火地干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四姨在我们解放区成了一个颇受欢迎的人物。

一件事情的发生再次改变了四姨的命运。

1942年的年底,日军急需补充大量的给养来挽救他们在中国日益不利的处境,于是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发动了大规模的“扫荡”,我们淮北根据地也是“扫荡”的重点。那时根据地的老百姓都按照边区党委和新四军第四师的指示进行了坚壁清野,姐姐也奉命从学校回到家里,跟着爷爷和奶奶还有我一起被转移到洪泽湖湖东的农村。

在这样的背景下,谁也没有想到我的四姨竟带着聂姨留下了来与日本人做起了买卖!虽然换回了药品和医疗器械,但她却把当时在根据地也十分紧缺的粮食卖给了日本人。历时33天的反“扫荡”胜利结束后,我们又回来了,才知道四姨和那位聂姨已被当作汉奸抓了起来。

四姨和聂姨的案子是由边区高等法院直接审判的,一切都是按照当时边区政府制定的法律条例进行的,经过查证核实等一系列程序之后,最后由担任法院院长的父亲对她们做了宣判。鉴于四姨所贩卖粮食的数量有限,没有构成汉奸罪,而是给她定了一个“资敌”罪,并判处了有期徒刑。聂姨因为是从犯就没有判刑,放她回了家。

当时给四姨判了多长时间我和姐姐都记不清了,但记得那时边区的法律规定是如果交了相应的罚金也可以不用服刑,可不知四姨为什么就是不交罚金,都知道她是有钱人,她真是吝啬到宁肯蹲监也不出钱的地步吗?现在这已经成了一个谜。

当时在解放区被判刑的犯人一般是关押在庙宇或学校或老百姓家里的空房子里,有法院派的武装警卫战士看守,四姨判刑后是被关在了老百姓空房子里的。

姐姐见了一次被关押着的四姨,那是她从学校放假回来,父亲叫她去给四姨送点吃的。据姐姐说,四姨当时的样子很可怕,蓬头垢面,目光呆滞,吓得姐姐放下东西转身就走。

不久我们就听说四姨因为犯了神经病被放了出来,四姨出来之后只能又回到那位聂姨家里,又过了不久,突然我们就听说她病死了。

四姨比母亲小1岁,死的时候应该是才37岁。37岁的人怎能那么轻易地就死去了?还有,四姨身后的钱财都哪里去了?大家心里都充满了疑惑,自然而然地也就都对姓苌的地主和他的小老婆产生怀疑。可是,取证显然是困难的,四姨没有别的亲人,父亲没有提起诉讼,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后来,当母亲听说了四姨死得这样不明不白时十分痛心,为此她与父亲大吵一架:“她只是因为婚姻不幸才参加了国民党,她既然来到了解放区,你为什么不多跟她谈谈?为什么不多帮助她?她也可能是没有想到用粮食去换药品就是犯罪呢,你太伤她的心了!” 她埋怨父亲在她不在的时候没有照顾好四姨,感叹命运待四姨不公。

而父亲面对母亲的埋怨也很委屈,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历史比别人复杂,对四姨这样有政治背景的人不得不更加小心。并且父亲哪里又会想到在鬼子大扫荡的时候她会发生跟日本人做买卖这样的事情呢?更想不到她会神经失常,会突然离奇死去。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