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 抗日在豫东 5 龙岗兵变  

2009-08-23 06:01:50|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龙岗兵变<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后来,蔡洪范对寿松涛及共产党有了警觉。

爱民哥的一位同学在王化荣的特务连发展王化荣的侄子加入了抗日民族先锋队[1],王化荣知道后对时任王化荣团教导员的爱民哥说:“怎么搞的,有人在下面发展共产党,你知道不知道?”机灵的爱民哥就说:“我不知道啊,我只知道民先队是个群众组织,不是共产党。”过了几天,蔡洪范又找来爱民哥,对他说:“爱民,我是相信你们的,你们可不能在大圈里再划小圈啊!” 爱民哥是共产党员蔡洪范是知道的,不过,他不知道爱民哥此时也担任着王化荣团共产党的支部书记。

蔡洪范与寿松涛两个人的关系逐渐地紧张起来。国共两党之间多年的隔阂横在他们中间,彼此看不惯,彼此有所戒备。在寿松涛这边,这个严肃正派的共产党人看不惯国民党中将军官蔡洪范颐指气使的派头,更看不惯他抽大烟以及纵容部下搜刮民财的腐败作风,对蔡洪范以及所有的国民党军官都保持着很高的警惕性。在蔡洪范这方面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共产党最终会把自己怎么样,会把自己的部队怎么样,不知道在这里干下去个人会有怎样的发展前途。

有一次,爱民哥在向蔡洪范汇报一次战斗情况的时候,他随手把冯玉祥写给他的信递给了爱民哥看,信的内容大意是要蔡洪范在敌后发展三十万军队,动员百姓恢复生产,团结友军共同抗日,培训十万青年学生使之成为抗日军政干部等等。蔡洪范将这样一封信给爱民哥看似乎有多重意义,一是表示自己对爱民哥的信任——他也确实喜欢这个机灵又勇敢的年轻人;二是想通过爱民哥告诉共产党他们对政权和根据地的重视和他们的一些打算;三是向共产党示好,他把父亲看作是共产党内的一个通情理可以信任的领导人物,他知道爱民哥是父亲的侄子。

但其实当时父亲并没有恢复组织关系,所以尽管他与蔡洪范曾经换过帖子,私人关系比较融洽,但他很拘谨,还不能以共产党员的身份放开手脚干工作,无法说更多的话做更多的事。总之,爱民哥向党组织汇报的这些情况,最后是不了了之了。终于有一天蔡洪范决定离开永城,而此时父亲再按照组织的指示去做工作已为时过晚。

促使蔡洪范下决心离开永城的直接因素是当时华北第一战区司令鹿钟麟派了一个参谋来动员他去华北,权衡各方面的利弊得失,他决定跟随宋克宾一起将部队带到华北投靠鹿钟麟。父亲按照寿松涛转达的彭雪枫的指示找了蔡洪范谈话,蔡则直言不讳自己的利弊权衡,并表示去意已定。

此后发生的事情按照永城县党史的记载是“蔡部发生内讧”,即“团长王化荣扣押了蔡洪范,后经游击支队派员调节,蔡获释后率残部离去”。在父亲和寿松涛留下的文字里记录的也是“王化荣不愿意去华北,于是发生军事哗变,缴了蔡洪范部的枪,软禁了蔡洪范。”或者是“蔡和王自相火拼”云云。在所有这些文字记录中,这次事变的发生仅是蔡与王之间的事情,并没有说明共产党人在其中的作用。

有意地回避一些事实真相在当时也许是统战的需要。

爱民哥是这个事件的当事人,他告诉我,这次事变的发生实际上“前台是王化荣和徐爱民,后台是徐风笑,而徐风笑是按照共产党组织的指示工作的”。

当时,父亲将情况向寿松涛等上级领导作了汇报,并提出转而作王化荣工作的意见,得到批准之后,父亲即按照组织的指示开始了对王化荣的工作,爱民哥是父亲的助手。

父亲对王化荣说:“部队里大部分官兵都是我们的豫皖同乡,你带他们到人生地不熟的华北,有几个愿意跟着去?而如果你不走,蔡洪范走后部队的最高领导可就是你了!”见王化荣仍在犹豫,父亲就狠狠地敲了他一句话:“绍甫[2]啊,你看看这些兵你能带走吗?!”

王化荣不得不考虑父亲的话。他问爱民哥:“你看我在这个部队里的威望究竟怎么样?”

爱民哥很聪明,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过来说:“兵无所谓,关键是干部。除了你之外,你想一想别人还有谁的威望高?”

王化荣说:“我看风笑可以。”

爱民哥就说:“是啊,你看部队的这些干部跟着徐处长出来的有多少,听徐处长话的有多少,真正能系着这个部队的是徐处长啊!你现在要离开徐风笑把这个部队带走,我看也只能带走几个人,部队你带不走!”

就这样,王化荣下了决心,坚决不走了,听徐风笑的。

经过寿松涛、王化荣还有父亲三个人的一番精心策划,决定趁着寿松涛与父亲在主持召开孙中山逝世14周年纪念大会时由一团发动兵变,为了避嫌,战斗一打响,寿松涛和父亲就带领机关人员转移,爱民哥带领一营负责解决蔡洪范身边的事情,王化荣带领二、三、四营和团特务连、机炮连对付二团和三团。

爱民哥事先利用自己的同学老乡好友关系早已作了安排,譬如一营营长王福真[3]、政治指导员徐凤三等。

1939年的<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312日清晨,战斗在爱民哥的指挥下打响了,很快即没有任何伤亡地顺利缴了驻扎在司令部院内的特务连和担任蔡洪范警卫的手枪排的枪,将蔡洪范软禁在司令部大院他的卧室里。而二团和三团知道自己都不是王化荣团的对手,所以两个团的团长只听到风声即都派人来到王化荣处表示保持中立,听候处理。

战斗结束后,王化荣在爱民哥的引导下来到了蔡洪范的屋里,一进门王化荣就向蔡洪范跪了下来。

蔡洪范大声呵斥:“站起来!没有出息的东西,说说你为什么干这没有良心的事!”

高大魁梧的王化荣低着头低声嗫嚅着说:“你带来的那些人太腐朽了,随意搜刮民财,老百姓都反对他们……我带来的部队除了两个营是广西、湖南、四川人,其余都是宿蒙一带的人,他们不愿意离开家乡去华北,再说越过黄河天险也不容易……

蔡洪范气得浑身发抖,大声骂:“怎么,你仗着你带的人多就对我下这样的毒手?!你16岁就跟着我当兵啊,我把你从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培养提拔到团长,我把你送到中央军校学习,我哪一点对不起你啊?你怎么能干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王化荣连忙解释:“我是怕老百姓反对才在这个紧要关头应付一下,只要你还在这里活动,以后我们一团还是服从你的调动指挥。我16岁就跟着你,我不会忘恩负义。”

见他这样说,蔡洪范就放低了嗓门说了要去投靠鹿钟麟的原因,说这里不是久居之地,国民党的干部已经受到了排挤,宋克宾专员兼保安司令的位子已经被共产党人接替了,而如果投靠鹿将军,人事熟悉,部队的供应也比这里好得多。而且背靠华北向中原发展,既无后顾之忧,又能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这有什么不好?最后,蔡洪范又提高了声音:“至于黄河天险,我难道就想不到?你放心,我早已经安排好了,那边有石友三将军派部队掩护我们。”

经过蔡洪范这样软硬兼施的一席话,说得王化荣最后掉了泪。一出门,王化荣就心情沉重地对爱民哥说:“蔡先生说的是实话,我16岁就跟着他,我是真对不起蔡先生啊!”见王化荣软了,爱民哥赶忙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就不能再想回过去,这事没有办法再弄圆了!”

回来后,父亲又对王化荣说:“你不要犹豫,你在关键时刻下的决心没有错。不然的话,官兵们有愿意走的有不愿意走的,你们这个英勇善战的一团还不搞得四分五裂!”

王化荣忙说:“是啊,我也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才下决心这样干的嘛!”

父亲就按照党组织商定的意见对王化荣说,等蔡洪范走了之后即由王化荣接替当三总队的司令和永城县的县长。

听到又是当司令又是当县长,王化荣的情绪逐渐高了起来,说:“干!就是这样啦!”

兵变后,寿松涛向新四军游击支队司令彭雪枫做了汇报,同时,宋克宾也去找彭雪枫,意图是希望他帮助压服王化荣,最后彭雪枫就派来政治部主任肖望东出面调解。

先是开了一个五人紧急会,除了肖望东还有寿松涛、王化荣、父亲和爱民哥。肖望东首先肯定了王化荣此举是从抗日大局出发,是挽回蔡司令在群众中的不良影响,是顺从了全团官兵的心愿;又重申了新四军游击支队将继续保持与冯玉祥领导的西北军,与宋克宾、蔡洪范、魏凤楼的部队一向友好合作互相支持的关系;最后提出了解决此次兵变的具体建议:请蔡洪范司令带着他的部队到他们愿意去的地方发展。

然后,按照肖望东主任的意见由寿松涛和父亲去与蔡洪范谈判。寿松涛向蔡洪范谈了三点意见:一是与王化荣先生研究商定,从抗日救国的大局出发,将二团、三团、特务连和手枪排仍然交还给蔡洪范领导和指挥;二是武装交还后不能动武;三是希望将二团、三团、特务连和手枪排中不愿意跟着去华北的人留下。

对这三条,蔡洪范全部答应。他说:“我全部的部队加起来也没有王化荣的一团人多,只要他不动武,我是不会的。”并表示,一定负责让不愿意走的人全部留下。

蔡洪范说话还是算数的,谈判结束后他召集起干部来宣布了谈判的决定,并要求立即落实。落实的结果竟然是除了原先那几个跟着他在虞城的青年,其余大部分都愿意留下来!

这样的结果可能是蔡洪范完全没有料到的。

315的上午,蔡洪范坐着一辆马轿车,十几个随从骑着马跟着他离开永城,除了组织了部队送行,还有几百围观的群众。父亲和寿松涛还有爱民哥都去送行了,王化荣没有去,怕恢复了武装的蔡洪范会把自己打死。

看得出蔡洪范的心情异常沉重,他对所有的人包括寿松涛甚至对爱民哥都是视而不见的样子,只下车与父亲握了握手,说一句“后会有期”就上车走了。

在此之前,蔡洪范曾对爱民哥说,他知道依自己对王化荣的了解,那个人是想不出这样的点子的,而且王化荣对整个部队也没有这样大的影响,他知道在整个事件里起到灵魂作用的人物是徐风笑,他要爱民哥转达,要求父亲去见他。但父亲不可能单独去,他是与寿松涛一起去的,于是会面时自然彼此只说了些冠冕堂皇的官话。

蔡洪范临走前想与父亲谈什么谁也不知道。

后来的事,据说是蔡洪范与宋克宾在赴华北途中,因黄河阻隔,遭到日军袭扰损失惨重,加之士兵思乡心切,他竟然将队伍带回到豫东当了伪军。后来又率部“反正”,投靠了桂系安徽省主席廖磊,回到了抗日战场。再后来的事情就不得而知了。

蔡洪范走后,大家回到一团的驻地研究下一步怎么办。父亲主持,寿松涛发言说,为了稳定永城地区的局势,由王化荣接任三总队司令和永城县县长,边执行边报批。

王化荣很兴奋。他说:“就照寿松涛先生说的办吧!……嗯,我当司令兼任县长,就不兼任一团团长了。”接着他就宣布任命寿松涛为参谋长,徐风笑为政训处长,王福真接替他为一团团长,徐爱民仍为一团教导员等等。最后他说:“我是行武出身,地方上的事情我也不大懂,徐风笑先生多帮我管一下县政府那边的工作吧。”



[1]简称民先队,共产党的外围组织

[2] 王化荣,字王绍甫。

[3]王福真 时为党的发展对象,龙岗兵变后任一团团长,龙岗集对日战斗中牺牲。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