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 抗日在豫东 8 父亲的困惑  

2009-08-23 06:11:27|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 父亲的困惑<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不过,此时也发生了一些父亲看不惯想不通的事情。

首先一件事是如何处理土匪头子王老四。

王老四的大哥前面提到过,就是那位曾经帮助过王化荣拉来的部队过巴股河的土匪王胡子。当横行乡里的土匪被新四军打得没有立足之地的时候,王胡子就让他的弟弟来投奔当了永城县长和抗日人民自卫军司令的徐风笑,于是,王老四带着两个连来到了父亲这里要求合作,共同抗日。

这件事父亲立即向寿松涛作了汇报。

担任永城县县委书记的寿松涛连夜派人到新四军驻地书案店向彭雪枫请示,彭雪枫的意见是:“这样的惯匪,不可久留,你不早下手,他就会把你干掉,对这种人,不能养虎贻患。”于是,根据彭雪枫的指示精神,寿松涛作了周密的安排。

寿松涛的公开身份是抗日人民自卫军参谋长,他与父亲用送礼和天天请喝酒吃饭的办法麻痹了这位自认为过来担任副司令的土匪头,父亲的副官刘家真还给他的小老婆买了绸缎和高级化妆品。

然后,有一天王老四在父亲住处的酒桌上就被灌醉了,一边迷迷糊糊地听着吹捧话,一边毫不戒备地炫耀自己的那支崭新的快慢驳壳枪,这个据说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缴了械。

对王老四带来的那两个连,当时则安排同县政府的4个连一起,每天都在一个地方出操。出操时,单日持枪,双日徒手。出徒手操时,就把枪架起来,这已成为多少天来出操的惯例,使这两个连“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在王老四被擒的同时,他的兵们正在与县政府的官兵们一起徒手出操。得到指令后,预先埋伏的我方部队冲上架机枪的地点,迅速控制了局面,王老四的两个连的枪枝被收了起来,成了徒手俘虏。

当天,王老四和他的一些骨干们就被执行了枪决,两三天内,放了一些人,大部分都枪毙了。

据姐姐回忆,正值夏秋之际,出了村口,臭气熏天,有的尸体被老百姓埋了,有的就被野狗吃了。那天是个星期天,姐姐和母亲事先都不知道,他们各自从随营学校和书案店的一个小村里回到父亲这里过周末,正赶上了这个事情,姐姐被警卫员带到院里玩,而母亲就在屋里的事发现场。

 在整个对王老四的处理过程中,父亲虽然完全都是按照组织的部署做的,但他的思想倾向让他的领导认为太优柔寡断。当一位领导要警卫员将王老四那个二十几岁的老婆拉出去枪毙的时候,父亲终于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管怎么说他们是打着抗日的旗号来的,不能都杀了啊,这个妇女还这么年轻,放了吧。但那位领导斩钉截铁地说:“斩草必须除根!”由此父亲在一些同志那里落了个“太右了”的印象。

第二件让父亲想不通的事是,父亲通过关系将退休在家的原吴佩孚的警卫师长王明琦动员出来参加县政府的工作,此人一出来,永城的许多中上层民主人士就跟着出来了,顺利成立了参议会,可是后来这位领导派人将王明琦夫妇俩都杀了。

还有,原国民党永城县党部的书记夫妇俩和一个女儿三口也被这位领导派人活埋了。

这位领导人还要爱民哥去杀掉自己的一个亲戚,说这个人过去家里挂过日本旗,说过日本人的好话。爱民哥自己下不了手,又不能违抗命令,动一番脑筋后就转达这位领导人的指示让别人去干了。这其实这是这位领导人考验共产党员是否忠诚的一个办法,在别人身上也用过。

……

这样一些事情都是父亲内心不赞同的。

爱民哥说,当时人们的组织观念都很强,即使是他们这样互相信任的叔侄之间也是不该说的不说,所以他不知道父亲和领导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分岐,他只能从情绪和气氛上感觉到父亲的不满和恼火,感觉到他与领导之间的矛盾。

后来,在父亲调动了工作之后,党籍问题解决之后,在一次县以上党的干部会议上总结永城县这段工作的经验教训的时候,父亲将自己对领导同志的这些意见都提了出来,一件一件,一五一十。据当时参加会议的同志告诉爱民哥,父亲的发言整整两个半天,当时这位领导人对父亲所提出的问题作了检讨,说我有错误,我的问题主要是有一种报复的心理,感觉国民党杀我们的人太狠了,对他们不能手软……

作为后人,我曾猜想,父亲与那位领导之间发生的分歧固然有认识差异的原因,是否与他们当时不同的处境和人事关系也有关呢?父亲在永城地方上有许多的熟人,这些熟人给过父亲帮助,对这些人父亲狠不下心来,而那位领导在当时则完全是个“外来的和尚”。

还有,他们的分岐是否也与他们曾经有过的不同经历有关呢?大革命失败后,那位领导遭到国民党当局的通缉,其母亲和兄弟均遭捆绑、吊打、逼供、审讯,妻子被捕入狱受尽折磨,而那时在我的家乡里父亲却还可以继续拉着一些国民党人一起反贪官污吏斗土豪劣绅,待白色恐怖波及到宿县时,父亲已经离开家乡去了上海和苏联。

我做了这样的假设:假若父亲也是个“外来的和尚”,假若接下来要写到的母亲、爱华哥、邵葵舅舅还有父亲的战友刘之武等人的遭遇发生在前的话,父亲是否还会坚持他当时的认识和态度呢?根据我对父亲的了解,我认为他仍然会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