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十章 抗日在豫东 6 王化荣与龙岗集战斗  

2009-08-23 06:04:34|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 王化荣与龙岗集战斗<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当了司令和县长的王化荣情绪高昂,拉开了架势要在政权建设和军队发展中作出一番成绩。

他很清楚抗日根据地——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的地盘”——的重要性,但他基本不识字,自知管不了地方上的那么多事,于是就给父亲这个政训处处长又任命了一个“永城县政府第一科科长”的职务,县里的日常事务就完全交给了父亲,父亲此时抓的主要工作是健全全区乡组织和恢复春耕生产,而王化荣则全力抓扩军。

5月初,王化荣部得到情报,日军板恒师团一个联队,经陇海路沿线集中一千多人,还有部分伪军,向永亳地区进犯,在距龙岗20里的会亭宿营,其目标明显是要攻击县政府所在地的龙岗集。

此时彭雪枫的部队已经转移。

寿松涛作为王化荣的参谋长提出了建议,他认为主力部队也应当暂时转移,然后“在运动中寻机歼敌”,但王化荣认为,敌人来犯我们就撤退,这给民众留下的影响太坏。他说:“依照去年胡楼对日作战的经验,我们只要能坚持一天,到了晚上如果敌人还不撤,我们就趁着天黑转移,这样我们就能立于主动。”

王化荣说的胡楼战斗,是指193812月王化荣带着一个营在胡楼遭遇日军的进犯,王化荣当时还是一团的团长,五、六百日本鬼子和伪军围着王化荣的一个营,从上午十点一直打到黑,最后把敌人打退了。

在这次战斗中王化荣充分表现了他的指挥才能,直到今天,快90岁的爱民哥提起这场战斗仍是绘声绘色,赞不绝口:“王化荣这个人打仗真是有本事!不慌不忙的,那指挥确实是行!……日本人的坦克开过来,我们摆在那里的一个大太平车快让坦克顶到一边了,王化荣就说,谁有种谁要能把这个坦克打趴下,我马上给你升官!那个给他赶马车的一个家伙站出来说,我去!他就真上去了。他把绑在一起的几个手榴弹一甩,‘轰’一声,那个坦克也很小,一下子就瘫在了那里。这时他就叫一连以攻为守,攻了一下日本人就退了。就在这个时候,他下令,快走!撤!是个机会!……哈哈,这家伙有经验,我们就撤走了。……我佩服他!”

胡楼战斗是王化荣的骄傲,他觉得胡楼那次那么多的敌人我都能打一天,这次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此次非彼次,王化荣的经验主义导致了龙岗战斗的惨败。

这场战斗是一团团长王福真和一团团教导员徐爱民具体指挥的。当时王化荣认为他们两人都跟着他参加过胡楼战斗,也有了“经验”,命他们带领着一营、二营和三营坚守龙岗。王化荣作为永城县长,本人就带领着四营和县政府机关向苏场转移,同时也组织居民撤离。

爱民哥对我们说:“那个时候我和王团长哪里有对日军作战经验呀,当时我俩都年轻,几位营长都比我们年纪大呢!王团长比我大一岁,也只有23岁,台儿庄战斗时他才是个担架排长,跟着王化荣这一年来的时间从连长、营长当到团长,他哪里来的经验?而我那个时候热情是有,我也不怕,但对指挥作战可以说根本就不懂!”他不无遗憾地说:“如果这次战斗王化荣在的话,也真有可能坚持到黑天呢,那家伙有办法!”

拂晓,日军的炮兵从西面、北面对着龙岗进行猛烈的炮火轰击。

年长一些的二营营长还是有一些经验的,他对爱民哥和王团长说:“从敌人的火力配备和部队的运动部署来看,我们不能轻视啊!是不是应早做好突围的准备?”王团长记得王化荣交待的任务,他犹豫了一下说:“这才刚刚开始,我们怎么能撤呢?我们还是坚持到天黑再转移!”

10点左右,北面三营阵地首先被突破了,敌人的步兵呼啦啦冲了上来,与三营官兵进行起巷战,这一来,二营则背腹受敌,不一会儿二营的阵地也被攻破,巷战又进入了肉搏战。

到了12点左右,王团长意识到阵地已经无法守住,他对爱民哥说:“部队伤亡太大了,我带一营,你带二营和三营,通知部队向东南方向突围。”说完王团长就带着一营向东突围,结果刚突到圩壕外边,即遭到了敌人在东北边小桥沟桥下早已埋伏的轻重机枪的猛烈扫射和炮火的阻拦,王团长和一营的全体指战员一个不剩地牺牲于敌人的交叉火力网地带!

爱民哥眼看着战友们成片的倒下,就对二营长说:“那是敌人的火力网,不能往那边跑了!”

二营长看看敌人的火力,说:“向南跑可以避开交叉火力!”

爱民哥听了二营长的意见,指挥着部队突出圩壕就向南方跑,果真避开了敌人的交叉火力,但那时他们已经毫无还手之力,在敌人的火力追击和炮火的阻拦下伤亡惨重,到了安全地带,集合起来查点,只有58人。

三个营2000多的兵力,最后只剩下了58人!其中干部只有爱民哥和一位副连长。

看着自己被子弹打穿了一个洞的帽子,想到勇敢憨厚马上就要发展为共产党员的王福真团长牺牲了,给部队指出正确撤退路线的二营长牺牲了,本家侄子一营的指导员徐凤三也牺牲了,又想到徐楼村来小伙子没剩下谁了……爱民哥欲哭无泪!

第二天,爱民哥带领着他的57位战友到达苏场向王化荣、寿松涛和父亲汇报。看到主力部队损失殆尽,王化荣大惊失色。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不待别人说什么,自己就马上说:“我没有采纳<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寿先生的意见,这次失利我负责……

这次打击对于一贯以正规军自诩,瞧不起别人“游击队”作风的王化荣来说格外沉重,他知道“三总队司令”已经名不符实,至于那个县长原本就是挂个名的事。

在此后的几天里,王化荣安排父亲当代理县长,又安排寿松涛去负责各区的武装整顿,他本人则说要带着部队余下的人到沙河南项城去休整,要找当时国民党的河南省主席帮助解决经费和枪支弹药,并说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回来重整旗鼓。

父亲向他提出:“部队是不是不能全部带走啊,县政府驻地也要留一部分吧。”于是王化荣就把他认为日后可能不那么听话的干部,特别是学生出身的象我爱民哥这样的干部都留了下来,他带着700多人离开了永城。

实际上王化荣这一去就不再复返了。

我看到父亲留下的资料中有许多关于王化荣的文字,看到关于家乡和永城的抗日记录中也是时时出现这个名字,还看到在《彭雪枫军事文集》中论述游击战术原则时记载了王化荣和龙岗战斗的教训:“该地方团队的首长,凭一时之勇,企图死守龙岗,结果……我地方团队这种牺牲精神,斗争意志,的确惊天动地,可泣可歌,然而不善于甚至不运用游击战术所遭受到的损失,这血的教训,当使抗日军队铭刻不忘。”

但所有这些文字都没有提到他离开永城以后的情况,我们就问爱民哥,爱民哥知道得也很少,他说只记得听我父亲说,王化荣解放后在开封市开个小店铺,被群众揭发出来是国民党的军官,而且有很多的民愤,后依法被枪决。

爱民哥特别给我们讲了父亲的本家孙子徐凤三的情况。爱民哥说:“凤三如果不牺牲的话比我们都发展快,大叔说他有出息。凤三比我小三、四岁,当时也就是十八、九岁啊!这小子很聪明,一笔好字,他父亲是个做小生意的,家里有钱,所以平时他花钱很大方,虽然年龄小,但很懂事,性格温和,所以跟谁也处得来。我们俩自小就处得很好,参加救亡社是我发展的他,以后我们就在一起搞救亡社。他作战也很勇敢,龙岗战斗中,我还说了他一句,让他注意点,他说没事……凤三牺牲以后,龙岗的老百姓知道他是徐处长的孙子,是把他单独埋的,后来他家里把他迁回了徐楼……

爱民哥还告诉我,解放后在徐楼村,凡是那次在龙岗战斗中牺牲了的都成了烈士,家人也享受着烈属的待遇。而被王化荣带走的大都是些没有文化的年轻人,189岁,甚至167岁,凡是这些人,后来均下落不明,他们的家人也就成了国民党的家属,在村里一直抬不起头来。

爱民哥说:“解放后我回家乡一趟,大嫂、二嫂那么多人都对着我哭啊,要孩子啊,所以大叔就一直不愿意回家,他受不了那个刺激呀!全村先后跟着大叔出来抗日的有六七十人,现在成了烈士的也就是十几个人,其余的是死了还是活着都不知道,反正都是国民党的人啦!大叔说,我没有照顾好他们,我回去怎么跟他们家里人交代?我没法回去啊……

  评论这张
 
阅读(23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