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第二章 探索人生路(2 镇上风云)  

2009-06-16 15:58:37|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镇上风云

 

在上海受到“五四”新潮感染的父亲决心回家乡继续读书并施展自己的人生抱负。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追求,走在前面的总是青年人。父亲和他的同龄伙伴们虽然各自经历不同,却不约而同地为着共同的理想而集结在一起。父亲在宿县师范讲习所上了一年学之后,来到设在临涣镇的宿县第二高等小学当了教员,这是个对进步青年知识分子们有着凝聚力的地方。

凝聚力来自“二高”小学的校长,即前面提到的陈海仙。

陈海仙那时已经三十多岁,稍大一点的年龄和一定的社会地位,使他没有完全与这些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小青年们融为一体。虽如此,但此人有强烈的爱国情绪和正义感,也倾向于新文化运动,提倡白话文,反对老八股、老礼教,因此从本质上他同情父亲他们这些学生。他任这个“二高”小学校长之后,淘汰了教师队伍中的腐儒,聘请有真才实学的人当教师;他坚决地废除了原先的一切陈规陋习,并允许师生参加各种进步活动;他用学校的经费订购各种进步书刊,也允许师生们订购。

当时父亲他们千方百计收集各种进步的书刊,不管是理论的还是文艺的。当时最有影响的书刊杂志就是《新青年》、《每周评论》、《民国日报》及其副刊《觉悟》、《独秀文存》、《高语罕白话书信》、《吴虞文录》、鲁迅的短篇小说《呐喊》等,甚至他们也读到《共产党宣言》,《马克思主义与宗教》、《社会主义从空想发展为社会科学》等。

此时,临涣小镇也不再沉寂无声。父亲响应着城里学生的活动,他把临涣周围的小学教职员组织起来,成立了宿县西南区小学教职员联合会,并当选为会长。他们走上街头宣传爱国运动,宣传抵制日货,宣传妇女放足上学读书,宣传破除迷信,反对土豪劣绅,反对苛捐杂税,反对礼教,反对文言文,反对宗教,反对帝国主义。他们也自编一些歌剧如“孔雀东南飞” “葡萄仙子”、“月明之夜”,“麻雀与小孩”等。总之,全国性的活动有什么,这个小镇就有什么。

从父亲及其战友的回忆录中看到,他们此时成了临涣小镇上的风云人物。父亲的一位战友记录了当时的这样两个场景:

 

临涣南阁,简陋的木板搭起了一个戏台子,逢集时常有戏班子在这里唱戏。现在,这里成了父亲和他的同伴们进行爱国宣传的好地方。

一折戏刚结束,父亲和他的同伴刘之武[1]等人跳上了戏台开始宣传抵制那个卖国的二十一条,宣传抵制日货。

父亲慷慨激昂地说:“……早在唐朝,小日本就想侵略我们中国,没有得逞。到了明朝,他们又想卷土重来,结果又失败了。甲午战争小日本虽然在中国捞了不少好处,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达到目的。……日本人灭我中华的心从来没有死!今天,他们用的是经济侵略的办法,他们就是要赚我们的钱发展他们的军队再来侵略中国,他们就是要挤垮我们的民族工业,不让我们中国发展!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我们都要自觉地抵制日货!……我这顶草帽是日本货,这是我还不懂这个道理的时候买的……”父亲边说着,边从头上摘下了那顶做工精致的白色草帽,他用力地扯着,直扯得粉碎。父亲年轻的脸因为激动和用力而变红。

出生于殷实之家的刘之武是家中的独生子,此时还不到20岁。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块怀表,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并用脚在上面跺着:“乡亲们,日本人的东西再好,我们就是不买他的!”

一位在县城里有影响的商人此时也跳上台子说:“我是商人,可我也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我就要爱国,要爱国我就不能卖日本货!所以,我一定回家把现有的日货都烧掉!”

会后他们象县城里一样组织了游行示威,他们举着各种标语条幅,其中一幅上面写着“请用国货”, “国”字的左边特意少写了那一竖,表示国已不成国。他们高呼口号:“打倒土豪劣绅!”“反对苛捐杂税!”“打倒军阀,打倒列强,打倒帝国主义!”“打倒英日帝国主义!”“不买洋货!不买东洋货!”“工农兵大联合!”等,也散发传单。最后,有人带头唱起了歌:

“纸烟,纸烟,害人真不浅,费金钱伤脑力,劝同胞快快戒掉纸卷烟!纸烟不吸,身体日健,幸福乐无边。”

“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伐,除军伐。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齐欢唱。”

“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我们起来,我们奋斗,我们牺牲,杀进那帝国主义的大本营,最后胜利归于我们工人农人兵。”

……

 

这天,段小庙正逢会,赶会的人很多。一位姓梁的私塾先生带领着70多个学生来到了会场,这人是个耶稣教徒,他先是领着唱歌,吸引了许多围观的群众,接着,他就开始宣传耶稣的教义。而父亲和他的朋友朱务平[2]、刘之武、赵西凡[3]等人,也带着100多个学生来到这里唱起了对台戏。

朱务平说:“梁先生,你们那些教会实际上就是外国人侵略咱们中国的先遣队,中国人要是都相信了你那一套,咱们就要亡国啦!”

刘之武指着这位梁先生的鼻子说:“你还是个中国人吗?临涣镇和村里洋教堂的洋人们骑在咱们中国人头上拉屎拉尿,有谁敢管?你宣传这一套有什么好处?!”

赵西凡说:“还没亡国先就亡了中国人的心了!”

先生却振振有词:“我为了拯救人的灵魂,也为了拯救人民,拯救国家。”

当时,父亲先是说:“梁先生,你是好人,这我们都知道。”听父亲这样一说,这位梁先生以为遇见了知音而有些得意,他露出一副急切的神态等着父亲继续说下去。

父亲笑一笑,不急不慢地继续说:“可你说得这一套不行啊!你的耶稣要世人慈悲、奉献、宽恕,他对你说,有人打了你的左脸,你就再把右脸转过去给他打。他还要人们都爱自己的敌人,要人们都逆来顺受!可是,如果我们中国人都信了你那个耶稣的鬼话,那么,帝国主义侵略者来要占领咱们的上海,你就把南京也给他?!他要天津,你就把北京也给他?!乡亲们,中国人如果都成了梁先生这样的好人,咱们中国就要亡国了呀!”

这个耶稣的信徒被父亲驳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张大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你,你,你……”然后他突然就“哇”得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在胸前用手划着十字:“主啊,保佑你的儿子吧!你的儿子受到恶人的欺负……主啊,保佑我……”

看到这位洋教徒竟然这样的无能和拙劣,双方学生还有围观的群众顿时大哗,爆发了一阵嘲讽讥诮的笑声。这时,有人念起了顺口溜:“基督教,胡屌闹,跟着洋人学狗叫。白天喊上帝,夜晚当强盗。杀人不见血,暗地害同胞。

父亲他们就领头呼起了口号:“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帝国主义走狗!”“反对帝国主义文化侵略!”“反对帝国主义经济侵略!”

 

父亲的这位战友正是当年梁先生带来的那70个私塾学生中的一个。他在回忆录中说:“……看到这个场面,我心里乐极了,从此,我再也不信耶稣的那一套!以后临涣的耶稣教徒也不敢轻易再上街公开宣传了。”



[1] 刘之武(19021943安徽宿县临涣(今属濉溪)人。1925年加入共产党,19429月任华中局运河特区联络部长,19438月在执行任务时遭国民党宿迁县长时亚武部200多人伏击,被俘后英勇牺牲。

[2] 朱务平 (1898-1932) 安徽宿县临涣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回家乡从事革命工作。后任中共宿县县委组织委员。大革命失败后,在皖东北地区坚持斗争,先后任中共徐海蚌特委委员兼凤阳县委书记、长淮特委书记。193210月因叛徒出卖被捕。同年1125日在南京雨花台就义。

[3]赵西凡(19021974 安徽宿县临涣人。曾与父亲、朱务平、刘之武等人组建了青年进步团体—“群化团”,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失去了组织关系,1950年重新加入了共产党,1958年被错划成右派,开除党籍,撤销职务,从中学校长下放到小学任教。1974年去世。1979年对他的错误结论和处分得以改正。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