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第三章 大革命洪流中(2 赴武汉学习)  

2009-06-17 08:54:34|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赴武汉学习

 

1926年冬,组织上调父亲到武汉“安徽省党务干部学校”学习。临行前他把县里的工作交待给了朱务平等人,回到徐楼村与祖父母和家人告别。

每次回到村里父亲总是大声地跟村头路边站着的蹲着的人们打着招呼,人们也都会报以友好的回应,乡亲们目光中露出的赞赏和钦佩使父亲感到亲切温馨又有些兴奋。村里有热情的小男孩见父亲回到村里也常常会赶在父亲进家前就会跑去向我的爷爷和奶奶报信。

尽管二祖父徐从吉,二叔清汉等好多亲属和乡亲都已经在父亲的带动下成了共产党员,并且二祖父还担任了徐楼村党支部的书记,但爷爷却没有入党。爷爷在村里那些共产党员心目中的地位很特殊,他虽然不是党员,可他是区委书记的父亲,又是徐楼村党支部书记的哥哥,加上本来在村里就是德高望重之人,因此党员们的活动也都不避他,甚至二祖父遇到什么事情也会去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爷爷自然也是一付不拿着自己当外人的态度,密切地关注关心着父亲和二祖父的一切活动。

那时候农民对共产党的认识很简单,认为共产党都是为穷苦人办事的人,是主持公道伸张正义的人,跟着共产党就能过上好日子。而爷爷有父亲这么个儿子,他对共产党的理解显然比一般农民的认识还要深刻一点,他对奶奶说“清奎他们参加共产党不光是劫富济贫,而是要改造这个世道。”我曾问过奶奶那时候爷爷怎么没有入党这样的问题,奶奶露出对我的问题感到很奇怪的样子,笑笑说:“哎呀,他那么大年纪了还入什么党啊!”

严肃的爷爷和慈祥的奶奶都不是那种喜怒形于色的人,尽管父亲当时好多天才能回一趟家,可每次见了面爷爷也不过是点个头或打个招呼,而奶奶不管父亲是什么时辰回来总会关心地问“吃了吗”或是“饿不饿”。父亲理解两个老人,他从两个老人看似平淡的态度深深体会到他们对自己的疼爱和见到自己时的喜悦。

说起来爷爷和父亲这对父子之间的关系也很有意思,尽管爷爷在父亲面前总是板着脸端着架子,从不表现温情,还发生过抓阄娶亲这样令父亲痛苦不堪的事情,但父亲依然对他毕恭毕敬,在家中还要维持着“父子不同席”的封建礼仪规矩,即都是要给当爹的先盛上饭,爹开始吃了儿子才能吃,如果有外人在场,儿子则不能同时吃饭。

这次父亲回到家里,如同每次一样,当他告诉两位老人自己要去外地上学的事之后,爷爷就说了一些“去了之后好好学”之类的话。在爷爷那里,他认为这是作为老人应有的态度和必须要说的话,而在父亲那里,重要的也不是听爷爷说话的内容,而是自己必须有这样的态度和遵循这样的规矩。后来奶奶对我们说到这些往事的时候,我完全能想象得到当时爷爷是怎样一本正经地训导,而父亲是怎样老老实实地在那里聆听,因为后来爷爷到解放区,我们这些孙辈也多次见过这样的场面。

此时父亲已经是27岁的年纪,自从休掉了那个弱智的妻子,有许多人找到爷爷提亲,甚至有人提出,即使让自己的女儿给父亲做妾也行,但爷爷再也不敢独自应允什么。因为接受了新思想的父亲早已经明确地向他表示,自己今后的妻子一定得是个识字明理而且不缠足的人,并且爷爷也知道父亲他们这些年轻人都是反对一夫多妻制度的。

关于父亲对自己未来配偶所要求的条件现在看当然不算什么,但在当时的农村,妇女根本就没有上过学堂的,像我奶奶那样靠着自己的聪慧在娘家能够识字的真是少之又少,至于不缠足的妇女就更是没有,所以在爷爷和奶奶的视野中就没有符合父亲择偶条件的姑娘,这让爷爷和奶奶根本无法再介入了。

现在父亲要去外地学习,奶奶不知道父亲要去的地方有多远,不知道他要去多长时间,所以忍不住要问问这件让她整日萦怀于心的事情:“年纪不小了,该找个人了……”在那个年代农村环境中生长的父亲,虽然接受了许多新思想,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他非常理解奶奶的心,也知道爷爷虽然没有说话可心里比谁都着急。于是他对着奶奶同时也是说给爷爷听:“娘,别着急,我一定要找一个你满意的儿媳妇回家。”

当时,父亲只要一回到家里,不用多长时间屋里就会挤满了来看望的人。最先来到的自然是住在后院的二祖父一家人。二祖父在党内是父亲的下级,为此爷爷曾告诫父亲:“那是你二叔,说话注意,别在长辈面前张狂。”不过二祖父性情爽快,见到父亲常常开口就是:“清奎,给我说说城里的事……”或者:“清奎,你说说这事该怎么办……”所以父亲与二祖父之间互相一点也不会感到拘束。二祖父让说,父亲就说,既说给二祖父听,也说给在场的别人听。每当这时,爷爷在一旁也总是十分贯注地听着,有时还会一边点头一边嘴里“嗯”或是“对”或是说“是这理儿”以表示自己的意见。

二祖父的大儿子徐清汉此时20来岁,刚刚结婚。二祖父有三个儿子,我这三个堂叔都以父亲为骄傲,特别是二叔清汉,从小就佩服领着村民打胜了官司的堂兄,父亲从上海当兵回来后,他就一直跟着父亲活动,父亲入党后,他也紧跟着就入了党,入党时只有19岁。在村里教小学的二叔清汉,不光是长相英俊潇洒,还念过私塾,知书达理,性格又特别好,用家乡话形容是个“一说三笑”的人,所以村里的人都喜欢他。二叔清汉下面还有三叔清理和四叔清先,那时他们虽然都还是只有几岁的小孩子,但也已经知道将两个哥哥作为自己心目中的榜样,他们后来在抗日战争期间也先后走上了革命路。

说起父亲和二叔清汉在村里的人缘和威信,本家哥哥徐爱民给我讲了后来村里一个老寡妇非要过继他俩不可的故事。

这个老寡妇人称侉奶奶,是我爷爷同一个祖父的堂嫂。侉奶奶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她丈夫去世以后,她就成了孤人。在我家乡,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的妇女就是“孤人”。可以想见,如果这个孤人又老又穷,其处境就相当凄惨了。而如果这个孤人家境富裕,情况则就不同,她可以过继一个儿子来给自己养老送终继承家产。侉奶奶的丈夫给她留下了相当可观的土地和家业,一般同族近支的人家还是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去继承这笔家产的。

侉奶奶首先相中的是父亲,可父亲是个独生子,有尊严的爷爷和奶奶自然是不会让独子去继承别人的家业,于是侉奶奶又提出要二叔清汉来继承。但二叔是家中的长子,把长子过继给别人也是不太合乎理法的,二祖父也不干。二祖父说可以把三叔清理过继给她,但侉奶奶摆手不要,嫌他太小。二叔清汉就说,我可以来伺候你,但你的家产我不能继承,换句话说就是我不能给你当儿子。当时此事就这样僵持下来,后来这事怎么解决的不清楚,因当时只有几岁的爱民哥哥说不清了,他只记得这位倔强的侉奶奶一心想把自己的家产交给这两个全村最优秀的青年。

当年,父亲和二叔清汉这对堂兄弟由于志同道合而关系格外密切,见了面就有说不完的话。特别是年轻的二叔清汉,什么事情都愿意跟堂兄说说,热切地希望得到堂兄的指点或者认可,而每次父亲回到家里,爷爷和二祖父也都是会给他们兄弟俩留出单独交谈的机会。

这次父亲在赴武汉前夕回到家里,二叔清汉向他讲述了自己如何带领农会会员参加抗烟款斗争,还拿出了自己编写的歌曲给父亲看。奶奶和父亲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都已经记不清歌词的具体内容了,但后来我在三叔徐清理生前留下的回忆录和家乡县志中看到了这首歌的部分歌词:

“可怜许多逃荒的,穿的不蔽体,吃的不充饥,还有那,小孩子哭哭又啼啼。今天到这里,明天到那里;随你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没有一个富豪人家可怜逃荒的。”

大革命时期,社会各阶层对于革命有着不同的理解,这首歌反映的是社会最底层的穷苦农民反对富豪要求平等的情绪和愿望。据父亲说,当时二叔清汉首先将这首歌教会了小学生,再经过小学生教唱,家里的大人也就都会了,后来在临涣等地广为流传,对于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参加共产党和农民协会领导的反对土豪劣绅的农民运动起了很大作用。

父亲是孝子,那时我的大姑已经出嫁在外村,小姑还小,所以父亲因为要离开家乡而郑重地向二叔清汉小夫妻作了嘱托,希望他们替自己照顾父母。二叔清汉和清汉婶没有辜负父亲的重托,他们一直对我的爷爷和奶奶很关照。

还要特别提提我的清汉婶,我们习惯称她是二婶。二婶名字叫陈良[1],当时她与二叔刚结婚,正值及笄年华,高挑的个子,俊秀的脸上总挂着羞涩的笑容。二婶是个非常热情心地又善良的人,嫁到徐家来之后,共产党员的丈夫、公公和大伯哥让她感到很骄傲,在她心目中,家里的男人们都是“干革命”的,都是为老百姓“做大事”的,她也就不遗余力地支持和帮助他们“干革命”、“做大事”。徐楼村党支部的会议除了有时候到村后长沟的沟沿开,经常是在二祖父家里开的,这时她也就参加,并且还会积极主动地承担党支部交给的任务。

后来,二叔清汉于1930年死在了国民党监狱中,清汉婶于1938年入党,但入党后不久就自杀身亡了。奶奶和我父母每次谈到他们俩都是充满了怜爱和痛惜,使我从小就对这两位从未谋面的长辈生出不能排遣的遗憾和怀念。这些都是后话了。

父亲又要出远门了,这是他继到上海当兵第二次远离家乡。他虽然还不十分清楚这所位于武汉的“安徽省党务干部学校”具体是怎样一所学校,但知道这总归是党组织对自己的信任,他因此而高兴,感到浑身是劲,更加踌躇满志。


[1] 陈良(?—1938年) 1938年加入共产党,家乡沦陷后自杀而死。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