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五章 革命低潮中(2 是稳健还是机会主义)  

2009-07-03 17:41:31|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是稳健还是机会主义<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这样一种局面在中共江苏省委罗特派员看来总感到与全国的形势不协调。

在罗特派员的思想中,按照中共中央所确立的总方针是发动土地革命,组织工农暴动,推翻反动的国民党统治,可宿县县委依然像国共合作时一样拉着国民党在“闹革命”,这难道正常吗?罗特派员无论如何想不通。

罗特派员在宿县检查工作时十分严肃地提出:“你们现有的工会和农会都还是原来国共合作的时候成立的,他们分不清共产党和国民党,不知道自己是受共产党的领导还是受国民党的领导,而且现有工会和农会的成分也不纯,工会里有工头参加,农会里也不全是贫雇农,这样的工会和农会为什么还不取消?为什么还不破坏掉?!”

父亲不是一个对于上级的指示“理解执行不理解也执行”的人。对于罗特派员的批评和指责他感到不理解,因而很不服气也很苦恼。当时他竭力使自己声平气和:“不错,现有的工会和农会是过去在国共合作时建立的,但其实完全都掌握在我们手中。也确实是有许多的工人和农民分不清共产党和国民党,可他们认识领着他们反对剥削和压迫的共产党员,他们听共产党员的话。”

但是说着说着年轻气盛的父亲就激动了起来,“现在,在宿县总工会之下各业工会共21个,这些工会个别确有操纵在工头之手的,但也决无反动派插足活动。特别是运输、车、烈山煤矿等重要的工会,都是完全接受我们领导的。这样的工会为什么要取消和破坏?

“我们打击斗争的对象是恶霸大地主,只要是受到他们欺压和剥削的农民我们都应当团结,为什么要将他们排除在外?!”

罗特派员没有想到宿县的这位县委书记竟然会反驳自己的意见,他因此而不得不使用更加严厉和强硬的语言对父亲进行质问:“你知不知道现在国共合作已经破裂?知不知道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要进行土地革命,是要搞武装起义,是要推翻国民党的政权,建立我们自己的政权?!为什么还要让我们的同志留在国民党县党部里?!”他用命令的口吻说,“你们应当另外组织秘密的赤色工会!应当成立完全由贫雇农参加的农民协会!共产党员应当全部撤出国民党!”

父亲据理争辩:“现在是什么局势我当然很清楚,但是在宿县还有许多遗留的工作没做完,而我们现在又有条件做,为什么不做?

“工农群众对工会和农会都很信任,如果我们不领导他们积极工作甚至消极地去破坏,那不就失掉工农群众对我们的信任了?做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地做,一件事做不完又做另一件怎么能得到群众的信任?

 “现在国民党右派也在活动,他们在工人中成立了一个新的工会,已经搞得很恐怖,据说下一步还要成立‘工人纠察队’,将来反动派对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的镇压会更恐怖,这是在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我们总不能在镇压到来以前就自动解散我们自己的组织吧?那样除了失掉群众对我们的信任之外还能有别的什么意义?等反动派的镇压来到之后我们再解散也不迟,而且还会使工人群众对国民党右派的认识更深刻,也更有利于我们另外组织秘密的赤色工会!

“现在总工会和县农会不仅在工农群众中威信很高,就是社会上一般人也认可县党部、工会、农会三权鼎立的状况,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共产党放弃对现有工会和农会的领导,岂不是无形中就把有组织的工农交给国民党反动派了?至于留在县党部工作的同志,他们的身份并没有暴露,留下来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反动派的动向和消息,为什么要出来?”

罗特派员被父亲说得哑口无言。后来他又提出了关于宿县党员成分的问题,他指出:“你们这里不仅没有一个产业工人出身的无产阶级党员,连贫农出身的党员也不多,而且也没有一个工农出身的成员在县委会起领导作用。在县、区级组织中,起领导作用的也绝大多数是地主资产阶级出身的党员。这样的成份,能承担起领导土地革命的严重任务吗?!”他指示:“必须使宿县党的成份脱胎换骨,要以出身贫寒能坚持革命的知识分子以及工农出身分子为骨干进行组织改造。”

这一点父亲倒是有同感,他早就觉得原先的党组织似乎能够同甘却难以共苦。所以虽然他对罗特派员颐指气使的态度十分不满,但仍按照他指示的精神,对宿县的党组织进行了整顿。不过,虽然被清除出党的不坚定分子实际上也多数是地主资产阶级出身的党员,但他没有按照出身成份一刀切,而是根据党员个人对待革命的态度区别了几种情况分别对待,这样的具体做法也使罗特派员大为不满。

更让罗特派员恼火的是父亲竟敢对上级领导关于立即组织暴动的指示置若罔闻。特别是当他看到临涣发生了农民跟大地主袁三进行了为时三个月的算帐斗争以及此后发生的强收麦子和秫秫的事件之后,他认为在临涣以至整个宿县组织农民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的时机业已成熟,认为农民虽然在国民党的官府里赢了官司获得了利益但却失去了革命的意义。

总之宿县的一切都令罗特派员不能容忍。在他眼中,父亲是一个目无上级领导的人,这样的人不能担任县委书记!于是,罗特派员指示并亲自主持召开了全县党员代表大会对宿县的县委班子进行改组,但他没有想到,选举的结果是徐风笑仍然高票当选县委书记。

无可奈何的罗特派员只好求助于上级领导。下面摘引的是< xmlnamespace prefix ="st1"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1928820日他写给中共江苏省委信中的话:

 

……宿县的下层同志革命的情绪非常高涨,对于工作也十分肯干……这个结果并不是宿县县委工作的结果,是革命的环境造成的。

……尤其是县委书记徐某同志充分表现了维持现状温和发展的观念。

……在宿县县委根本就缺乏个眼光远大能顾及各方面的、而且有个周密计划的一个人,所以我觉得徐风笑不适合于县委书记的工作,因为他的观念不十分清楚个性非常倔强,中心的观念是维持现状,说得好一些是稳健,说得坏一点简直是机会主义,而他在宿县一般知识分子同志中间有点偶象,有许多斗争因为他的关系缓和下去了(如今年麦收时反抗袁三的斗争),所以请省委从江南斗争很剧烈的地方调一个观念清楚有魄力带点暴徒意味有斗争经验的同志,调到宿县代替徐的工作,再将徐调到他处工作,这是要紧的一件事(在宿县找不出一个代替徐的人)。

 

在这个过程中,江苏省委还派来了另一位特派员,这个人就是父亲在家乡的老同志,前不久在武汉学习时,担任安徽党务干部学校副校长的李启耕。

由于彼此了解、熟悉和信任,李启耕与父亲之间很快就得到了沟通,他表示理解父亲的想法和做法,发表了这样一个折衷的意见:

“现有的工会不必破坏或取消,不过我想也可以同时另外在工人中间活动组织一个秘密的赤色工会,这与现有工会的存在也没有什么矛盾。

“农会的确是个问题。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总任务是要彻底进行土地革命,现有的农会成分不纯恐难当此任,所以我认为下一步你们是不是还应当组织一个完全由贫雇农组成的秘密农民团体。

“至于留在县党部的同志,我完全同意你们的意见,他们没有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在我党内也没有什么职务,就让他们继续留在县党部为我们提供消息吧。”

李启耕特派员为此也专门向上级写了汇报,表明自己与罗特派员的分歧并谈了个人的意见。

然后,李启耕以和缓友善的态度用道理说服父亲,父亲也就按照李启耕指示的精神,建立了完全由贫雇农组成的新农会和在工人中间组织秘密赤色工会。

然而,事实上是,由少数人组成的赤色工会在那时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而那个由三十来个贫雇农组成的秘密农民组织更是无所作为,从此宿县轰轰烈烈的工农运动不再有声息。

这种情况出现的客观条件是:19285月,国民党右派人物上台,7月,宿县的旧绅在改组后的安徽省党部的支持下,乘机夺取了县党部的领导权,9月,宿县的国民党“清党”运动委员会开始进行“清党”,宿县的共产党员退出国民党,至此,宿县国共两党的关系也彻底决裂了。

19289月,中共江苏省委将父亲调离宿县到上海担任法南区委委员。这种调动不知道是否是接受了罗特派员的意见,因为调动的时候组织上没有对父亲有什么批评,也未给他戴上罗特派员信中说的“机会主义”的帽子。

父亲本人对这次调动是这样认为的:“1928年的下半年宿县国民党县党部改组后逐步被右派掌握,宿县国共之间的斗争也逐步明朗,越来越尖锐,我们这些老共产党员如果不走也很难在家乡立足了。”这是他后来写在自传中的话,似乎并不知道罗特派员曾经激烈措词地向上级写过一封信。

    关于罗特派员这个人,除了父亲自传里提到和宿县党史办公室提供的关于他曾经给中共江苏省委的信之外,我们再也没有他另外的信息了。
  评论这张
 
阅读(6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