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六章 白色恐怖下 4 二叔徐清汉之死  

2009-07-19 18:01:28|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二叔徐清汉之死<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从陈海仙家里出来,李景福首先想到的是我的二叔徐清汉。叶柳湖分手后只听传说他可能是到了江西苏区,到底怎样没有人说得清。不管是谁问我二祖父,二祖父都说不知道。

李景福抱着很大的自信来到了我二祖父的家,他认为好朋友的父亲一定会告诉他清汉在哪里,可他没有想到等待他的竟是一个清汉已经死了的噩耗。

李景福问清汉是怎么死的,二祖父只说是在大别山当红军被国民党军队俘虏后给枪毙了。再问,二祖父就摇头叹气不再回答。再看此时的清汉媳妇仿佛变了个人,形容枯槁,满脸憔悴,眼神呆滞,昔日那个热情快活俊俏的影子已完全不见了。他想安慰她,又觉得自己是个粗人,不知该说些什么。

李景福当时终于还是没有弄清楚我二叔清汉和二祖父家里的具体遭遇,他与我们一样也都是直到解放以后才从我父母那里知道了一些情况的:

徐楼叶柳湖暴动失败后,二叔清汉离开家乡后去江西当了红军,其间曾托人捎过信回家。1932年春突然有人给二祖父捎来了一封二叔从国民党监狱中写的信,信的大意是:望父亲大人见此信速寄多少多少大洋到某某地,钱若到得早,你们可能还有我这个儿,若到得晚,你们就没有我这个儿了。据捎信的人说,二叔清汉是在打进国民党军队里组织哗变的时候被俘的,敌人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以为他就是个一般的叛兵,这种情况只要家里拿钱来做保就有可能释放,否则一律枪毙。

这封信让二祖父和二祖母痛断肝肠。二叔信中所说的那个钱数不是个小数目,两位老人算了算,不卖房子和地是凑不够钱的,而家中还有清理和清先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也都还小,如果房子和地卖了这一家老小还怎么过?二祖父和二祖母又联想我家里曾经发生的事——我的奶奶曾经卖地也没有把我爷爷从监狱中赎回来,最后还是爷爷用自己的医术给县长女儿治好了病才给放了回来,他们就想到即使把钱寄了去也不一定就能换回大儿子的命,那样的话岂不是鸡飞蛋打?!就这样思前想后,二祖父和二祖母最终还是作出了最痛苦的决定——钱不寄了。并且,他们还决定,这事必须瞒着儿媳妇陈良。

可实际结果却是没有瞒得住,二婶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二婶认定了只要寄去钱就能救出二叔清汉,她不能原谅的是他们使她失去了救自己丈夫的机会,她翻出嫁过来时娘家陪送的私房钱,想到如果把钱寄出去就有可能换回自己的丈夫,就感到揪心地“挖屈”(家乡话,有后悔和遗憾的意思)!一想起来她就会嚎啕大哭,后来眼泪流干了就变成了干嚎,再后来,她不再哭,那枯槁的面容和呆滞的双目告诉人们的是她那痛彻骨髓的绝望。

看着她那个样子,村里的人不由地就会想起我那个整日笑眯眯的二叔,想起曾经的那一对夫唱妇随恩爱幸福的夫妻。那时人们都知道清汉暴动后走了,逐渐地也知道他当了红军,知道他被杀害了,却并不知道这背后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令人悲痛的事情。好心的乡亲们知道任何语言都无法安慰可怜的寡妇,只有默默地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地为她及她的两个幼小的女儿提供一点方便。

我的二祖母在村里是个精明能干性格强硬脾气很大的女人,曾因为儿媳连生两胎都没有生出男孩子而给了她不少脸色看,可如今在儿媳妇面前总是低眉顺眼的,不管儿媳说什么做什么都依着。村里人只道是二祖母虽然厉害却也知道心疼儿媳,而二婶则认为那是因为婆婆在自己面前心中有愧,是怕自己将“家丑”说与他人——在她看来自己的丈夫等于是公婆害死的,是因为婆婆太能算计,能救而没有救自己的儿子。但二婶懂得家丑不外扬的道理,所以她就把这一“家丑”憋在了肚子里,一直憋到1936年春天我父母亲回到家乡。

父母是二叔也是二婶最尊重和信任的哥嫂,母亲与二婶两妯娌的关系很好,二婶将母亲视为自己最亲近和贴心的人。她对着我母亲哭诉:“他们说钱不够,可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用我的私房钱啊!再不够我到我娘家去想办法!清汉是他们的儿子可也是我的男人,他们怎么不告诉我啊……他们怕钱寄了去不放人,怕白花了钱,哪里有这么狠心的爹娘……他们光想着没了清汉还有清理和清先,可我没有儿子,也没了男人!我怎么过,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母亲知道那是她心中一个永远也无法愈合的伤口。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