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莫斯科的遭遇 1 不祥的预兆  

2009-07-19 18:13:27|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莫斯科的遭遇<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1 不祥的预兆

 

1928年的秋天,父亲按照组织的要求离开家乡去上海担任法南区委委员,但这段时间不长,只有三个多月。

大约是1929年1月份,为了培养共产党的干部,组织上派他赴苏联莫斯科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以下简称莫斯科“劳大”)学习。这所学校的前身是莫斯科中山大学,是在国共两党合作 “蜜月”时期创立的(192510月)。

父亲是该校的最后一批学员,从1929年初到1931年春回国,一共在苏联学习了两年,这是对他日后政治生涯发生重要影响的两年。

能够获得这样一个学习机会,父亲的情绪很高,充满了对即将到来的全新的学习生活的憧憬。在他的心目中,莫斯科是世界无产阶级的“赤都”,那里的一切都是美好又神秘的。想到自己不过是一个乡村小知识分子,也没有任何社会背景,现在能到向往已久的苏联去留学,能到一个最好最理想的学校去读书,他认为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默默地下了决心,去了之后什么都不过问,就是扎扎实实地按着功课去学……

但他没有想到,在去莫斯科的途中就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一道去莫斯科学习的共5人。在这个临时组成的5人小集体里,父亲被组织指定任组长,副组长是一个姓傅的,父亲忘记了他的名字,所以下面就称他为傅某。3个组员中,一个是陕西来的许权中,一个是来自山东的一个二十岁来岁的小伙子,大家称他“小山东”,还有一个就是前面提到过的、父亲的同乡、曾担任过中共江苏省委巡视员的李启耕。

一行5人从上海起程时,只领取了到哈尔滨的路费,从哈尔滨到莫斯科的路费还需到哈尔滨的党组织处领取。

冰天雪地的哈尔滨到了,除了傅某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来。傅某是个特别主动热情殷勤的人,他告诉大家他在哈尔滨工作过,说在莫斯科中山大学他也有熟人,这个情况使乍出远门的几个同路人心里踏实了许多。

安顿好了之后,傅某对父亲说他在这里各方面情况都熟悉,由他一个人去找组织领取继续北去的路费就行,以免人多引起敌探子的注意。父亲认为傅某说得有理,就同意了。

傅某回来以后对大家说,组织上一下子拿不出足够的钱,先只领来了三个人的路费。父亲问:“还要等多长时间?”

“说不准。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时间拖长了,咱们的钱就会都花在哈尔滨,那样的话去莫斯科的路费就不够了……”副组长的担忧说到了父亲的心里,父亲正在想怎么办的时候就又听到他说:“我倒有个建议,5个人全留在这里花销太大,你带许权中和小山东先走,我可以和李启耕两个人留下来等一等。”

副组长分析得入情入理,父亲没有丝毫怀疑,完全同意这个意见,他根本就想不到这里竟会藏有什么猫腻!

敌人查得严,路费又拮据,父亲与许权中和小山东三个人一路上千辛万苦逢凶化吉自不待说,最后总算在满洲里党组织的协助和安置下过了国界到了苏联的赤塔,在这里等待学员到齐。

紧张的神经终于可以松弛一下了。

几天之后,副组长傅某和李启耕也到达了此地。

李启耕见到父亲以后插空就问起了路费的事,当证实到父亲他们三人拿到的路费的确比他和傅某少得多的时候,李启耕对父亲他们说,他和傅某在哈尔滨这些日子吃喝花销很大,当时傅某对他的解释是,自己从家里带了一些钱。李启耕告诉大家,只因为他在哈尔滨党组织里有熟人,所以傅某不敢少给他路费。大家立刻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副组长以往所表现的主动和热情皆是为了贪污路费。

知道上当受骗了,四个人当然脸色不好看。厚脸皮的傅某开始的时候还强装没事与人搭讪,遭到大家的冷眼后终于耷拉了脑袋,知趣地躲到了一边,再不做声。

入校前发生了这样的事,使大家兴奋热烈的情绪骤然降了温。小山东气愤地说:“真没有想到还会有这样的败类!我看咱们得开个会,让他说清楚!”许权中也说:“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李启耕的意见是:“马上就到学校了,我看这事儿还是应当依靠学校的党组织来解决,不如咱们把情况凑一凑正式写个东西交上去。”

父亲采纳了李启耕的意见。

赴莫斯科学习的途中发生了傅某贪污路费这样的事,真是一个不祥的预兆。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