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七章 莫斯科的遭遇 2 傅某和支部局  

2009-07-19 18:18:27|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傅某和支部局<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来到莫斯科“劳大”之后,父亲与李启耕一起将写好的材料交到了学校的最高领导——党的支部局。

莫斯科“劳大”坐落在莫斯科郊外,主楼是一栋三层的建筑,楼内大厅富丽堂皇,有教室有图书馆有餐厅,房间宽敞明亮。这样好的学习条件使父亲重新兴奋起来,暂时忘记了傅某带来的不快。

可是几天后,父亲就感觉到这里绝不是想象中的天堂和世外桃源。这里完全没有预期的轻松活泼的校园气氛,花团锦簇下面似乎到处都暗藏着荆棘什么的。父亲弄不清为什么许多的人脸色阴郁行色匆匆,他还发现许多人说起话来目光游移闪烁其词。父亲感到空气沉闷压抑,透不过气来。

几天后,他听早两年来学习的安徽老乡孟庆树等人告诉说,这里学员的成分很复杂,学员中不都是共产党员,还有国民党员,曾经搞出了一个反斯大林的托派组织,学员中有许多托派分子,还抓出了一个什么反动的封建组织同乡会,还有什么“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有许多学员反对党的支部局……几天内断断续续听到的这些信息把父亲的脑袋搅成了一盆浆糊。

“学校的情况太复杂了,决不能随便与人接近和交往,一切事情依靠党的支部局。”父亲为自己确定了基本态度和行为准则。

有一天,许权中向他们报告了一个情况:姓傅的那家伙天天往支部局办公室跑。是恶人先告状?是支部局看了材料找他谈话?还是他曾经说过的那个熟人就在支部局?几个人作了各种猜测,最后,父亲说:“不用猜了,我们交上材料已经好多天了,我和李启耕再去一趟,当面跟支部局书记谈一谈。”

当天下午父亲和李启耕走进了支部局办公室。里面除了支部局书记是苏联人以外,还有一高一矮两个支部局委员是中国人,其中那个小个子父亲早几天已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知道他叫陈绍禹(即王明),也是安徽人,虽然在学校没有显赫的职务,但权势很大,是“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的头头。

三个人似乎对父亲和李启耕的到来已有思想准备,他们不愿意听父亲和李启耕说更多,时时打断他们的话用俄语交谈着什么,父亲能感觉出那并不是在向支部局书记作翻译。

那个大个的中国人对父亲他们说:“这些事情,你们交上来的材料里都有,我们已经知道了,不用再说了……这里面有些误会,你们没有及时沟通……其实每个人的路费就是不一样多。”

父亲说:“我们同一个地点出发怎么路费会不一样多呢?支部局可以写信去哈尔滨问一问。”

大个子就搪塞说:“好吧,我们再了解一下。”

此时,父亲看明白了,其实自始至终都只是两个中国人在发表意见,他们并不需要请示那位支部局书记。父亲也明白了,不能再指望支部局分清是非主持正义,傅某已有工作在先,支部局袒护傅某的态度是明确的。他还特别注意到那个小个子的陈绍禹,很是傲慢,整个过程基本上没说中国话,一直都是哇啦哇啦用俄语说。偶尔他用眼睛上下打量着父亲,父亲能感觉出那里面流露出的是轻蔑和戒备。

父亲和李启耕回来后将这个情况告诉了许权中和小山东,他们两人也十分愕然,但那时他们主要还是生傅某的气。愤怒的许权中忍不住找到傅某大声骂道:“姓傅的你这个狗娘养的,竟然把支部局也骗了!”

几天后在支部局召开的学校大会上,傅某作为支部局指定的学员代表上台发言。此时的傅某一改往日的谦卑和萎琐,变得神气活现趾高气扬,在谈了要如何刻苦学马列如何拥护支部局领导云云之后,他激动得唾沫星子乱飞浑身都打颤:“有人骂我是狗……”——他把“娘养的”三个字给省略掉了——“……我就是狗,是狗又怎样?给支部局当狗我心甘情愿!”看他一副流氓无赖相,台下一片哗然。 

从此,在莫斯科“劳大”就有了“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外加一条狗”的流传。

傅某贪污路费的事件是将父亲牵扯进八十多年前莫斯科“劳大”发生的那场斗争的起因,使他不由自主地违背了去时“好好学习,什么都不过问”的初衷,陷入了党内路线斗争的漩涡。

当然,准确说,这时的一切还根本算不上什么“路线斗争”,王明一伙并无明确的政治主张,这时进行的只是一场党内的争夺权力的斗争。而父亲也并不自觉,他只是按着自己的是非善恶观念本能地对待周围发生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