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第七章 莫斯科的遭遇 4 清党活动中的李启耕  

2009-07-19 18:24:26|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清党活动中的李启耕<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1929年秋,整个苏联根据斯大林的旨意开展了大规模的清党活动。清党的主要对象是托派,但在莫斯科“劳大”所有的学员都要被审查,一个一个的清,实际上是借清党运动要清除一切反对支部局或对支部局不满的分子。

此时王明已回国有半年了,但他那个“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小宗派的活动仍在继续进行着,一切都是按既定的方针办。

对于这场停课大清党,父亲并不十分清楚其中的来龙去脉,他当时还天真地想到,既然每个人都要说清楚自己,都要接受大家的质询和揭发,那么傅某的问题该是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清党是分组进行的。在父亲他们这个组,到了傅某“过关”的那一天,发生了事先预料不到的情况。先是许权中被清党委员会调出去整理一个材料,他为自己不能在这个会上当面对傅某提出质问和批评而感到很遗憾。接着,当父亲对李启耕说让他主要谈谈傅某在哈尔滨的表现时,李启耕竟然说:“算了,你们谈吧。我没什么说的。”

怎么回事?父亲心中倏然一惊,李启耕一直是最积极主张依靠组织解决傅某问题的人,“你今天怎么了?发生什么了?”任父亲怎么问,李启耕只是摇头推辞,并不做什么解释。父亲满腹狐疑,与小山东来到了会场。

清党会上,先是由个人谈自己的历史和现实表现,然后由大家揭发批判。

傅某说完后父亲站起来:“我们是一起从上海出发经过哈尔滨来到中大的,我提几个问题……”,会议主持人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父亲的话,“简单点……”。这时会场上响起了一声尖利的口哨声,口哨声带起了一阵嘈杂。待嘈杂声过后,当父亲硬着头皮继续说的时候,又有人在跺地板,有人在喊:“听不懂!听不懂!”如此三番五次,会议主持人说:“你的时间到了。”会议规定每个人的发言不得超过五分钟。

小山东站了起来。这是一个平日里并不善谈甚至有些口纳的小伙子,此时涨红了脸,大声叙述傅某的劣迹,他显然是要接受父亲的教训,他决心无论如何得把要说的话说完,所以任凭此起彼伏的口哨声、跺地板声音和怪叫声也决不停下。此时的会场乱作了一团,小山东的大嗓门终是压不过那些噪音,谁也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常常是在事情过后人们才能明白事情发生的原委。原来清党会上的一切都是支部局事先安排和布置的!凡是平时紧靠支部局的那些人,他们就会用这种办法保护他过关,那些吹口哨跺地板的都是支部局小圈子里的人。

父亲明白,许权中这个重要的证人显然是临时被有意调离了会场。但李启耕是怎么回事呢?他是最先揭发了傅某贪污的人,也是积极主张向组织反映问题的人,他为什么临阵退缩了呢?一时间,父亲百思不解。

后来他记起,许多日子以来李启耕都没有多说话了,支部局叫他去过,回来后他只说:“没什么,了解情况。”现在父亲意识到,问题并不是这么简单,那其实是支部局与李启耕之间的一次重要谈话。父亲忽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和被人捉弄了的感觉。他找到李启耕,质问道:“你为什么不愿向大家说明事实?你的原则性哪里去了? ”

在父亲留下的文字资料中从此以后再无有关李启耕的记载。

我们很想知道这个曾经在工作中支持过父亲被父亲信任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为什么会在清党中转变了对傅某的态度?于是查找了有关的党史资料,知道李启耕从苏联回国后于1932年先后担任了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和中共中央巡视员,而这个时期正是我的父亲戴着“托派嫌疑分子”的帽子流浪在上海街头的日子。

指出这一点并不能证明父亲和李启耕孰对孰错,只是觉得这两个历史事实很能反映王明宗派主义干部政策。至于李启耕个人的思想和品质问题,则上面的记叙和议论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王明和支部局都是以党组织的面目出现的,傅某贪污的数量毕竟有限,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所以我们宁肯相信李启耕那时的表现也是坚持一种党性原则,是具有更灵活的待人处世态度和更宽阔的政治胸怀。

我从党史资料中还知道,李启耕同志是安徽省著名的烈士,1902年生人,1933年在河南执行任务时被国民党秘密杀害,时年31岁。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