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志坚

退休了,把自己的事情整理整理留作纪念。

 
 
 

日志

 
 
关于我

徐志坚,原名徐至健,小名英特尔、鹰驼。安徽淮北市濉溪县人,1935年10月出生于上海。幼年就读于解放区雪枫小学,1954年毕业于中南工农速成中学,考入哈军工,1960年毕业留校,1977年调北京。曾先后在船舶工业系统、国家质量技术监督等国务院所属部门工作。已退休多年。

第七章 莫斯科的遭遇 5 瞿秋白的座谈会和“无原则派别斗争”  

2009-07-19 18:26:25|  分类: 我的家族史《正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瞿秋白的座谈会和“无原则派别斗争”<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清党运动继续进行。

可以看出许多人的结论都是事先就定了调子的,清党会只不过是个必要的过场。会上会有人提出显然是作了周密准备的问题,如某月某日你与某某到某地做什么去了?你与某某是什么关系?等等。常常看到被提问题的人面色苍白张口结舌。

不时地听到和看到认识的人和不认识的人在清党中成了托派分子、托派嫌疑分子、反党分子、右倾分子……,这些“分子”有的被开除了党籍,有的被发送到工厂劳动改造,有的被送到西伯利亚服劳役。又听说有人自杀了,有人被抓走了,有人逃跑了,整个“劳大”的校园被恐怖气氛笼罩着,许多学员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父亲认为支部局在运动中明显地保护亲者压制疏者,其中必有被支部局冤枉的人,可是他又觉得学员的情况也的确复杂,各种“反动分子”这么多,谁知谁是真的谁是假的?因此他不敢随便与人交谈,害怕自己不小心陷入什么反动组织。在那段日子里,父亲感到从未有过的迷惘、压抑、苦闷和孤独。

清到父亲的时候,程序出乎意料地简单。父亲将自己单纯的革命斗争经历陈述完毕,主持人没有要求大家揭发提问,只是说了一句话:“你参加了无原则的派别斗争,记党内警告处分一次。”这话让父亲莫名其妙,遂问:“我参加了什么无原则的派别斗争?”答:“你自己知道。”

一头雾水的父亲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什么时候参加过派别斗争,难道跟傅某贪污一事做斗争就是无原则的派别斗争?一段时间父亲认定是那几个大翻译为了包庇他们的人对自己进行打击报复从中搞了鬼。直到有一天,有人对他说:“你是不是参加了瞿秋白召集的座谈会了?”父亲说:“是啊,那又怎么样!”那人说:“嗨,那就是参加了无原则派别斗争啦!”

瞿秋白任时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他与时任共产国际东方部部长的米夫之间存在严重分歧,对于米夫和王明一伙人在“劳大”培植宗派势力是反对的,因此同情和支持对支部局有意见的学员。前一段支部局曾请来了莫斯科区委书记和共产国际的人来校讲话,莫斯科区委书记在讲话中迫于多数同学的压力不得不承认学校支部局犯了错误,却又把犯错误的原因归结为中国学员的成份不好。瞿秋白此番来学校就是针对苏联人这个讲话找了部分学员召开座谈会。

他主要是找了最后来莫斯科学习的这批学员。心情苦闷的父亲感到极大的欣慰。瞿秋白的儒雅谦和严谨稳重也颇得父亲的好感和信任。

那次座谈会开得很热烈,当瞿秋白询问来后的感受时,大家踊跃而有秩序地发言,向党代表述说自己的困惑发表自己的意见。

父亲也发了言,他说:“一个简单的学员贪污路费事件,拖了一学期也不处理,就是因为这个家伙跟他们跟得紧。这个支部局没有什么是非公道可言,顺者皆是,不顺者皆不是。我知道党员应该依靠组织,可是这样一个支部局叫我们怎么依靠?!”

在大家发言的时候,瞿秋白认真地听认真地记,最后他向大家说:“你们学校闹得不能学习,支部局是要负责任的。联共党中央已经作了结论,是你们学校的支部局犯了严重的不能容忍的错误。联共中央说你们学校出现问题的主要原因是学员成份不好,但是今天我要说明的是,学员成份不好这个责任不能由中共中央来负,因为过去招收的学员是校长米夫到中国与各省联系自己招来的,不是中共中央派来的!你们这一批不同,你们是中央派来的,你们的成分是好的,是有实际斗争经验的,中央要对你们负责到底!如果学校解散不能学习的话,我们要负责把你们送回国……”

这就是父亲参加“无原则的派别斗争”的来龙去脉。

正是瞿秋白的这个座谈会使父亲在王明那里成了彻底的异己分子。此后一直到回国后王明执掌了党中央大权,父亲不断受到打击和排挤。

对这段历史,父亲在他的自传中写道:“我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不知不觉上了阵线,参加了斗争,挨了打都不知是怎么打的。不过,我当时的思想感情的确是站在中共代表团这边的。在我的思想中,王明那几个大翻译不过是比我们多吃了几年面包,俄文学得好一些,可是他们对中国革命没有做过一天实际工作,就想取中共中央而代之,我在思想感情上轻视他们。可是,我没有想到,回国以后他们竟然真的夺取了中央大权,主宰了党的一切。

父亲是当年众多的遭王明宗派主义干部路线打击的忠实于革命事业的共产党员之一,从他的这段经历中也可以窥见历史的一斑。当时的王明只是一个靠俄语和背诵马列词句仰仗着米夫(时为莫斯科“劳大”校长和共产国际远东部负责人)起家的年轻人,他想要指点中国的革命,却得不到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为了夺取权力他就只能不遗余力地培植自己的宗派势力,只能排斥异己扫清障碍。由此可见,没有实践经验又不面向实际的人,必然要搞教条主义;没有群众基础而又想抓权的人,则必然要搞宗派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